25.5.11

現代詩與插畫的二次高潮 - Popshot magazine



Popshot,在urban dictionary裡的釋義為射精。

獨立出版,一年兩期,在四月與十月發刊,Popshot magazine在投稿來的幾百首詩挑選出二十餘首搭配上插畫,發行量約為兩千本,從英國逐步流轉到歐洲、澳洲,還有,在我手上的這本來自台大誠品。

企圖把注意力放在“被呢子外套裡溼冷的手與學校詩選集蒙蔽了“的詩作上,這彷彿背負了西方現代詩新貌展現的意義,現年24歲的主編Jacob Denno覺得這些年來詩在其他型式的藝術企圖(即使無用)讓自身更易接近的同時反而相反地忙碌於埋藏自己,並且,現在在學校被推崇為(或是公認為)經典的詩作顯然與當下被持續書寫出的現代詩有著明顯差異:現代詩彷彿更專注於細節與微小事物上,相對於較早期的詩人總是著眼於巨大題目例如愛與生死等等。“很多寄來的詩作彷彿是在‘應該這樣寫‘而非’想要這樣寫‘的情況下生產出來的”,這也成為挑選的條件之一,期待詩作能在最開頭就抓住人們的注意力,Jacob Denno如此剔除不夠原創不夠新穎不夠生猛有力的作品。

用配合插畫的方式延伸出詩與詩之間的喘息空間,並加深注意力與想像能量,Jacob Denno也期待插畫家們能意境延續甚至超越詩文本身。

以小額經費獨立完成出版印製,以糾纏各個書店的book buyer的苦力方式來達成鋪貨願望,並且認為沒有政府的輔助金才能擁有完整控制權,Popshot magazine已經進入第五期the childhood issue,並且顯然正在勃發它對於西方現代詩歌的影響力。




Popshot magazine ➞ 
參考資料  ➞ 


撰文:陳狐狸

10.5.11

『 quote 』/ < 漣葉 > ,游靜

.
.
.


    『 … 怎麼說呢?如果我們在文字或形態上呈現了不安、邊緣、脆弱、動亂,那可能是因為,我們選擇向常規世界底蘊裡的差池搖頭。尋找一種新的秩序——或者,乾脆,不是秩序。怎麼說呢?…


quote:
< 漣葉 > |《裙拉褲甩》 | 游靜 | 珍熊靜出版 | 1999




--
《裙拉褲甩》裡的文字主要為游靜88年左右於《星島日報》的專欄,專欄名稱同為「裙拉褲甩」。88年,專欄集結出版的計畫遭延宕,稿子來來回回的終於在99年由珍熊靜出版社出版,在三段出版自序的最後,游靜留下了寫成時間和地點,分別是89年九月香港、94年九月紐約、99年二月倫敦,其實就在2011年二月,蜃樓出版社在《裙拉褲甩》專欄結束後二十多年,首次出版的十年後,再版《裙拉褲甩》。從88年至今,專欄裡的時代氛圍或許已經難以投射,時事評論也難以連結。再版的理由某程度可能是懷舊地重溫八十年代香港文藝青年的純粹,但是游靜的幽默、狡黠、明快,對自我、性別、語言、文化、政治的矛盾感和敏銳度讓《裙拉褲甩》裡的文字不僅僅只是再生,反而在二十年後更對照了我們蒼白的、缺乏自省的、虛弱處境。


裙拉褲甩:粵語俚語,形容急急忙忙、狼狽不堪的樣子。
--

《裙拉褲甩》| 蜃樓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