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12

尋向所誌 - Sofia Arnold


小時候看過羅拉英格的系列童書,小女孩羅拉與家人在北美洲中西部拓荒找尋墾地,像螞蟻在土黃顏色的巨大地圖上緩步遷徙。以原木徒手蓋出房子的流程,在森林裡如何打獵並且如何製作煙薰鹿肉,拿著大木棒從一大桶牛奶慢慢攪拌逐漸分離出金黃色的奶油,跟著外公在楓樹林裡架設木架採收楓糖,用閃亮的金屬跟火藥自製打獵用子彈時要注意些什麼呢,甚至在暗夜森林裡被樹梢上跳躍的黑豹追逐,後來豹把馬匹吃掉了,還有夜晚團團圍住房子的狼群,數百顆發亮的眼睛。一個東亞小孩難以想像的神奇世界、世外桃源,而Sofia Arnold就像在一百多年之後用老舊的同個模具輕敲,掉出來的是新與舊交揉在一起的壓克力色調中西部鄉村歌謠,半虛構敘事體。

 Sofia Arnold,1986年出生於威斯康辛州的Avalanche,09年從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的art department畢業。父母因為對大城市感到疲倦而在七零年代搬遷到中西部,可說是六七零年代back-to-the-land運動的參與者。那一群在生活中做出了取捨,抱持著依靠土地自給自足夢想的年輕人逐漸演變成Sofia Arnold的畫中人物。「他們有著對土地的善意,有著理想與計劃,然而當然現實情況更為複雜,其中也包括了許多妥協。」而三十年之後的嬉皮小女孩,長大後也重新面對著城市與鄉村之間的捨離。
複雜散漫的構圖,輕鬆愉快的筆觸,鄉村生活仿佛就由花草植物草地野餐還有懶洋洋橫陳的人體組成。Sofia Arnold覺得自己像是以窺淫狂的方式偷看記錄着,這同時也會是我們觀者窺看神秘國度的角度。不嘗試畫出任何實際存在的植物或是動物,從紀錄的角度向著奇幻的方向歪斜過去,「我想傳達的是一個獨特的地方,擁有著自己的氛圍,自己的民間傳說,傳統習俗,有著舊居民與新移民。」所以這一種扭曲歪斜也就彷彿掐斷了觀者與現實聯想的路徑,濃綠的草地與奇特的植物生物,一個一個la-la-land以彩色鉛筆、壓克利顏料甚至指甲油繪製而成,足以令人迷惑嚮往。畢竟桃花源不都只能幻想窺探,不得復返嗎。



Sofia Arnold
參考資料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