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10

photographer: Wendy Bevan


Wendy Bevan,
是一個以倫敦為根據地的時尚攝影師,攝影作品頻繁發佈於世界各時尚雜誌。
同時 Wendy Bevan還是一個爵士歌手,歌曲也和她的攝影風格一樣,充滿復古詭譎之感,且專輯將於今年問世。
今年三月發佈一部和為義大利版Marie Claire拍攝的circus 系列同一主題的短片。

攝影師與爵士歌手。事實上,當你看見WendyBevan照片,以及影像裡瀰漫的復古情懷你也不覺得兩者的連結突兀了。Wendy Bevan 幫義大利版的Marie Claire 2010春夏季拍攝的片子,徵選了一票朋友扮演1920年代的馬戲團演員。採用非專業模特兒反而有一種家庭式的氣氛與漫不經心,鬆散的氛圍讓這些照片有一種:馬戲團演員們下戲排演時的休閒玩樂,給人真實人生的生活寫真的想像。除了講究場景設置的片子, Wendy Bevan 更拍攝了許多輕巧的小品,室內的如在印度山區或南非海濱的避暑山莊、戶外的則如一次遠足。 另外,幫義大利版的Marie Claire 拍攝的幾次 accessory、 beauty 專題也一反以往對配件和美容攝影的制式需求,以拍立得相機呈現時尚的不同樣貌。
Wendy Bevan 使用古董拍立得相機,少用人造光線,經常就著天光拍攝。古董拍立得特有的模糊、慢快門與偏色展現出一種當代時尚攝影師少有的憂鬱與歷史感。從場景設計更可看出 Wendy Bevan 對廿世紀前後殖民與渡假風格、1920年代左右初初蓄短髮穿寬鬆衣服的女性(或許還包括當時對遠東的幻想及對其的自我詮釋)、馬戲團或滑稽劇、以及家庭相簿的偏好。而這些主題再搭配上拍立得相機的特色,其所拍攝的時尚攝影其實正時光逆行地再現了日常生活,模糊具有動感卻猶如時間的靜物照。
拍立得與傻瓜相機一直以來如攝影藝術的地下黨,再加上lomo(或類lomo)系列及數位相機,這個地下黨所擁有的不單單只是造反、不服從主流的好名聲;而是因為跳過/忽略傳統相機複雜機械的手動訓練和從底片到影像的繁複過程所擁有的廣大“攝影師”黨員們。而拍立得相機在其中對攝影藝術而言更有個獨特的位置,不可複製性與即刻顯影,拍立得除了功能性也因為她的不可複製而多少地往藝術靠攏。時尚攝影本身即已充滿想像,與真實無關。極少數的某些用傻瓜相機拍出肉體橫陳,某些使用古董器材如實踐鄉愁。 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型錄照嗎,時尚攝影恐怕已是當代人對平面影像想像的全部借鑑。



Muse Magazine A/W 08/09
Italian Marie Claire S/S 10 CIRCUS
Lula Magazine
(all photos from:
)


Wendy Bevan ➞





撰文: 陳吉寶


沒有留言: